學生:法雨惠群生——誰代眾生苦,誰救我娑婆。劉素雲老師。

  一、姐姐往生前的叮囑

  大約是姐姐往生前的十幾天,我和姐姐通電話,我半開玩笑的對姐姐說:姐啊,妳是大菩薩,小妹是凡夫,菩薩慈悲,有什麼要緊的話,囑咐囑咐我這個凡夫小妹唄。姐姐爽朗的笑了,說都這麼大了,還這麼調皮,逗姐玩吶?我說,不是逗姐玩,我說的真話。姐姐說,那好吧,有幾件事兒我也真想和妳說說。於是姐姐說了下面幾件事情:

  姐姐問我,妳還記得李炳南老師往生前一天跟他的弟子說的那段話嗎?我說記得。李老師那段話大概意思是這樣的:現在這個世界亂了,就是佛菩薩、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了,唯一的出路就是老實念佛,求生淨土,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姐姐說,為什麼李炳南老師給弟子們留下了這樣的最後遺言?這是李老師慈悲至極,他要把事實真相告訴他的弟子們,以及一切有緣眾生。現在,幾十年過去了,當年李老師留下的遺言正在兌現。我問姐姐,妳跟我說這件事有什麼用意?需要我怎麼做?姐姐說,妳今後和同修們交流學佛心得體會,一定要告訴一切有緣眾生:老實念佛,求生淨土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是唯一的一條出路,重點是在「唯一」二字上,唯一,就是只有一個,沒有第二個。這是妳的任務。

  姐姐和我說的第二件事情是,弘揚淨土念佛法門是妳的使命。姐姐說,妳二OOO年前後病危,誰都沒想到妳能活過來。妳是怎麼活過來的?阿彌陀佛把妳留下來的。留下來幹什麼?弘揚淨土念佛法門度眾生。妳一要獨善其身,二要兼善天下,二者都要圓滿。

  姐姐和我說的第三件事是,護持上淨下空老法師是妳義不容辭的責任。淨空老法師多生多劫都是妳的老師,妳要給大家做個尊師重道的好樣子。我說,姐呀,我尊敬師父,愛戴師父,那是沒有二話的。可是妳說讓我護持師父,我哪有那本事?姐姐說,真誠心是妳的第一本事,妳用真誠心護持師父,就那六個字,老實、聽話、真幹。妳今生能夠成就去作佛,是對師父最有力的護持。為什麼?這麼多年來,有多少人想把師父打成邪師,想把師父講的法打成邪法,妳今生成就了,事實勝於雄辯。淨空老法師能把他的弟子教化成佛,把這樣的高僧大德說成是邪師,簡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韙。

  姐姐和我說的第四件事是,妳要低調做人,低調做事,永不張揚,妳的一切都是屬於眾生的,沒有一樣是屬於妳自己的,全心全力為眾生服務是妳的本分。

  姐姐和我說的第五件事是,妳未來的路途很艱險,妳一定要有泰山壓頂不彎腰的精神,堅定不移的走下去。姐姐說,我相信,再大的壓力壓不垮妳,再大的誘惑也不能讓妳動心,更不會讓妳倒下。姐姐還告訴我,妳有一個非常厲害的護法團隊,諸佛菩薩無時無處不在護佑妳,妳和一切眾生都有緣。妳人緣、法緣都好,這是妳弘法利生的有利條件。

  姐姐往生兩年多了,上面所說的事情我過去沒有提到過,為什麼?環境不允許。姐姐往生以後,出了一片光碟,所引起的軒然大波,至今餘波仍在繼續。我不怕別人說我大騙子,也不怕別人說我搞神通,我怕因為這件事,讓有的眾生造口業。如果兩年前,我把上面的事說了,恐怕會第二次引起軒然大波的。現在,經過兩年多的積澱,隨著人們境界的不斷提升,這一次該不會引起什麼震動吧。我還是真誠的勸告各位同修,我說的這些,你願意聽就聽,不願意聽就不聽,聽與不聽都是你的自由,你完全可以自由選擇。還是那句話,千萬別因為我說的這些話,讓你心生煩惱,如果是那樣,我真的對不起你了,這不是我願意看到的。

  下面說說對姐姐往生之前叮囑我這幾件事的認識。第一,姐姐叮囑我的幾件事都至關重要,非同兒戲,這是一位菩薩姐姐對一個凡夫妹妹最珍貴的教誨。第二,姐姐的叮囑真實可信,不是故弄玄虛,兩年多來,姐姐說的話都在一一兌現。第三,諸佛菩薩的加持,諸護法善神的護佑,我時時都有切身感受,佛菩薩時時都在我身邊。姐姐雖然往生兩年多了,但我覺得姐姐時時處處都在我身邊,一些難題都是姐姐幫我化解的,我在這裡舉兩個例子來說明:

  第一個例子:二O一三年六月七日,我右胳膊摔傷了,肱骨骨折。不但是摔骨折了,而且是摔碎了,這也是業障現前。有人說,劉老師,妳修得那麼好,怎麼還會業障現前?我告訴你,人人都有業障,沒有一個沒有業障的,我和你們一樣,我也是一個普通人,我也有業障現前的時侯。如果說我和大家有什麼不同,那就是我遇到事情,特別是業障現前的時候,我找阿彌陀佛、找觀世音菩薩。我既不找神,也不找仙,更不找什麼大師,我消業障的唯一方法,就是念阿彌陀佛。

  由於我屬於特殊的過敏性體質,對所有藥物都過敏,所以我做手術、術前、術後都沒有用藥。推進手術室到推出手術室是四個小時,醫生告訴我,純粹的手術時間是二小時二十七分,傷口縫合二十九針,裡面是用三塊鋼板固定的。從我摔傷的那一刻起,到我手術,這麼說吧,一直到現在,就沒有疼過,連一次都沒有疼過。我現在說出來是否又是搞神通?我當時感覺(看不見)手術室裡滿屋都是觀世音菩薩。記得姐姐往生一週年的時候,冥冥之中姐姐和我有一大段心的交流,其中有這樣幾句話:「妳的手術很順利,姐姐全程在跟著,護法尊天在現場,觀音菩薩親操作」。我當時都記錄下來了,記得有同修對我說,這個妳不能對外說,妳說觀音菩薩親操作,那不是否定人家醫生的工作嗎?我知道是怎麼回事,但又不能做任何解釋,機緣不成熟就不說吧,什麼時候機緣成熟再說。

  第二個例子:去年(二O一四年)年末,香港佛陀教育協會上勝下妙法師給我發短信,內容是有一位修學淨土念佛法門的同修發心,要把《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》、《淨土大經科註》、《淨土大經科註講義》、《淨土大經科註參考資料》四本書合訂出版,用宣紙印刷流通。師父上人將此書定名為《淨土大經科註講義》。勝妙師短信說,師父上人希望我為此書寫一跋文。我當時感到壓力很大,因為我深知此書分量之重,這是流傳末法九千年的,指導淨宗同修修學的一本教科書,而且這本書的序文是師父上人撰寫的,我何德何能為此書寫跋。況且我的文言文功底很淺,師父上人用文言文寫序,我用白話文寫跋,這等不倫不類的跋文怎能流傳後世?我給勝妙師寫了一封信,請勝妙師代我稟報師父上人。不是我假意謙虛,也不是有意推託,真是德才不具,難擔此重任。過了幾天,勝妙師回信,說師父上人仍然希望我來寫此跋文,而且准許我可以用白話文來寫。

  看了勝妙師的回信,我不可以再推辭了,我想盡力而為吧,但是心裡還是有些忐忑。老伴子看出我有些思想負擔,慢慢悠悠的對我說:哎呀,就這點事還能把妳難住,妳不是有事就找阿彌陀佛、找觀音菩薩嗎?這回怎麼忘了呢?一句話提醒了我。別說,我老伴子關鍵時刻來點智慧幫了我的大忙。我點上香,鄭重其事的和阿彌陀佛、觀音菩薩訴說我的真心話。可能心誠則靈,出了幾句話:誠如弟子所言,此事至關重要,恩師囑妳寫跋,妳必能擔此重任,放心寫吧,佛力加持,無事不成(觀音示)。我看著姐姐的照片,心裡在和姐姐說,姐姐,幫忙啊。姐姐仍然是那種標準的笑容,彷彿在說,看把妳急的,妳能行。第二天,從早七點一口氣寫到十一點,中午做飯、吃飯,下午一點鐘接著寫,到三點鐘寫完了,加起來一共用了六個小時。這件事,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,這絕非是我個人的能力,我了解我自己,這篇稿子完全是佛力加持的結果。今天,在這裡我把這件事講給大家聽,可能會有些不同的反響,一個是說我又在搞神通,一個是說我在炫耀自己,再一個是同修們知道我在告訴大家什麼,這就是佛力加持不可思議,告訴大家姐姐往生前叮囑我的事情,一重要,二可信。

  二、誰代眾生苦,誰救我娑婆。

  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,諸佛菩薩代眾生苦,諸佛菩薩救我娑婆。可能有人會問,諸佛菩薩在哪裡?我怎麼看不見?我說,諸佛菩薩就在我們中間,而且是無量無邊。這個世間就是一個大舞台,誰在台上表演?諸佛菩薩,表演男女老少、各行各業,善因善果,惡因惡報。表演這些給眾生看,到最後,給我們表演一齣壓軸戲,萬緣放下,老實念佛,求生淨土,親近阿彌陀佛。就舉幾個我們身邊的例子。

  劉素青老居士的例子。我和姐姐共同生活了七十一年,可以說對姐姐一生的經歷,我是清清楚楚的。姐姐的一生是代眾生苦的一生,原來我真的不太理解,怎麼那麼多苦,那麼多難,那麼多罪,都讓她遇上了,有時候真覺得老天不公。比如,姐姐一九六O年結婚,找了個丈夫,不能說他壞,只能說他愚痴。就是這麼一個丈夫,把我姐整整折騰了五十三年,就是姐姐有病,腿截肢後,也沒停止折騰。記得我姐夫往生前的最後三個月,為了讓他放下怨恨,不墮三惡道,那段時間我常常去勸導他,有時看他那樣子,就想起了他五十多年是怎麼對待我姐姐的。說實在的,那時我的心中也時有一絲惡念閃過:不管他了,願上哪道上哪道去吧,自作自受。可是好在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,我告誡自己,不能放棄,有百分之一的希望,就要盡百分之百的努力。在佛力加持下,功夫不負有心人,姐夫終於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作佛去了,這也是給我們表法吧!如果說我姐姐是觀世音菩薩再來表法的,你說我姐夫郭永發是不是也是菩薩來表法的?我說是,只不過是他們表法的形式不同而已。他們用不同的表法形式度了無量無邊的眾生。

  姐姐一共生了五個孩子(她沒有墮過胎),四女一男,可能是有重男輕女的想法,前四個是女孩,第五個是男孩。在這五個孩子裡,如果用不平等的眼光看,第三個孩子,我的三外甥女是五個孩子中最優秀的,也是我最喜歡的。就是這麼個好孩子,一九八六年被火車撞死了,那一年外甥女二十一歲。大家想想,這對一個母親來說是多麼的殘酷。處理孩子的後事是我去的,我不想讓姐姐看孩子最後一面。姐姐很堅強,她終於挺過來了。

  媽媽去世前的三年多時間裡,得了老年痴呆症(這也是一種表法吧),病了三年多作了我姐姐三年多,當時我們都不了解這個病,不知道媽媽為什麼這麼作人。我姐姐非常孝順,不管什麼時候,都是媽媽說啥就是啥。大家想想,上有老(姥姥、姥爺、爸爸、媽媽),下有小(五個孩子,每個孩子差兩歲),還有一大攤子離不開的工作,姐夫一點忙也幫不上,不搗亂就不錯了。可想而知,姐姐該有多難。

  大約是一九九九年前後,姐姐病了,腿上長了一個包,很疼,但那時還沒有確診是骨癌。也湊巧,也就是那一年,我也病了,紅斑狼瘡。姐姐全力的照顧我,根本無暇顧及自己的病,這個病,一是發展快,二是疼痛難忍,換個人早就哭天喊地了。可是姐姐一聲也不吭,她怕我難過。姐姐發了一個願,願代所有得骨癌的人承受這個病痛之苦,把所有人的病苦集於她一身。多麼偉大的姐姐!她的心中只有別人,沒有自己。二OO八年五月,姐姐做了截肢手術(迫於家裡壓力),手術那天,她是唱著觀世音菩薩聖號進了手術室,據大夫和護士說,進了手術室她還在唱。

  二O一二年十一月,姐姐要往生了,她告訴我,她還有十年陽壽,不要了。我問她為什麼?她說,我有新的任務,我必須提前回家。我知道姐姐所說的新任務是什麼,但我不能說。二O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二點,姐姐預知時至分秒不差的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作佛去了,回歸常寂光了。走得那麼瀟灑,那麼自在,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親眼所見什麼叫活著往生。

  第二個例子:海賢老和尚。海賢老和尚表的什麼法?他表的是弘揚淨宗之法,他告訴我們:

  第一,告訴修淨土的同修,西方極樂世界真的有,不是假的;阿彌陀佛真的有,不是假的。這是他在給西方極樂世界、給阿彌陀佛作證。他用自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作佛的事實來做證明。

  第二,給黃念祖老居士的《大經科註》作證。黃念老的這個註解是集註,老人家結集了八十三種經論、一百一十種古來祖師大德的註疏註這部經,註解句句都有出處,不是他自己隨便說的,這部集註可以說是天下第一註。海賢老和尚給我們證明,這部《大經科註》完全正確,依這部註學完全正確。

  第三,為淨空老法師作證。證明淨空老法師二十多年來,依這部經、這部註,發菩提心,一向專念,教化眾生,是完全正確的,決定沒有錯。

  第四,為整個佛教作證。海賢老和尚往生前三天,表了最後一個法,那就是「若要佛法興,唯有僧讚僧」。這是在為整個佛教作證。告訴大家,一定要互相讚歎,不能毀謗,互相讚歎,佛法興,互相毀謗,佛法滅。互相毀謗是給社會大眾做壞樣子,社會大眾看到這些壞樣子,就會對佛教失去信心,他就不信佛了。這樣佛法會衰的,佛法會滅的。所以,興佛法的人是佛弟子,滅佛法的人是魔弟子。

  現前淨宗這一代,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磨難,這麼多年來,對《無量壽經》會集本的批評、批判,對黃念祖老居士《大經科註》的批評、批判,人數之多,言詞之激烈,可以說是佛教有史以來從來沒有過的。尤其是對弘揚這部經、這部註的淨空老法師的批評、批判,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,何止是批評、批判,簡直就是人身攻擊。

  阿彌陀佛慈悲,派遣海賢老和尚來這個世間表法,並讓他住世一百一十二年。老和尚示現的是農夫身分,一百多年都是在田間辛勤勞作,住在鄉間一個不起眼的無人爭無人要的小破廟裡,沒人供養,吃的是苦,穿的是補,一句阿彌陀佛念了九十二年不拐彎。問問我們自己,這些年學佛、念佛拐了多少彎?老和尚這種表法形式高明,障礙相對來說要少一些,這個形式是當前社會環境決定的。老和尚最後一個表法表完了,立刻就走了,不等人們反應過來,老人家已經去西方極樂世界作佛去了。等人們反應過來,有人想找他理論,已經找不到了,要找就到西方極樂世界找吧!你說老人家多高明、多瀟灑、多自在,這才叫大智慧!老人家的這個表法,意義太深遠了,光碟已經看一年多了,真正看明白的人究竟有多少?每個人不妨都問問自己,我看明白了沒有?

  第三個例子:上淨下空老法師。上淨下空老法師入佛門六十三年,講經說法五十七年,老人家每一步都那麼艱辛,有多少次都到了走投無路的境地。可是,因為有佛菩薩的加持,有龍天護法的護佑,老人家都能化險為夷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在這裡,我一定要說一句,韋馱尊天護法功不可沒。如果有人問,誰在護持老法師?我可以直言不諱的告訴你,兩土導師阿彌陀佛、本師釋迦牟尼佛,還有韋馱尊天菩薩,是淨空老法師的三大護法。還有比這更厲害的護法嗎?可能有人還會問,為什麼阿彌陀佛、釋迦牟尼佛、韋馱菩薩會護持老法師?一句話,老法師弘傳的是阿彌陀佛、釋迦牟尼佛的正法,哪裡有不護持正法的道理?韋馱菩薩是賢劫千佛的最後一尊佛,在他沒有成佛之前,他的本職工作就是護持正法。

  上淨下空老法師遵照章嘉大師的教誨,學釋迦佛走釋迦路,一生走講經說法的路。老法師六十幾載遵師教誨不走樣,千難萬險不回頭,真是我們的好榜樣。上淨下空老法師入佛門以來,所受到的毀謗、陷害、排斥、羞辱,可能在整個佛教史上是空前的了,至於是不是絕後的,我不敢斷言。在這裡,我想摘錄師父上人在《大經科註》學習班裡講的幾段話,供大家品味。

  第一段話:「我們要能夠接受無根謠言毀謗,甚至於有意陷害、羞辱,統統接受。為什麼?我們這一世,反省為人處世沒有大過失,不應該遭遇這種恥辱,不應該受這個,可是過去生中呢?如果想到過去生中,想到三世因果,那我們就知道,肯定我過去欺負他、羞辱他、陷害他。這一生遇到了,他用這些手段對我,這因果報應,一報還一報,這一筆勾消了,沒事了。如果過去生中沒有,這一世遇到這些事情,那就是他來考驗我,他來破壞我,破壞什麼?破壞你修行的功夫,讓你這一生不能成就。如果考試通過了,好啊!通過的時候,我們不但不怨恨他,還要感謝他。」

  第二段話:「我們選擇的道路,終極的目標是西方極樂世界。西方極樂世界不能帶染污去,不能忍辱是染污,不能帶是非去,不能帶怨恨去,也不能帶情執去,統統要放下。怎樣才能去?心裡只有一句阿彌陀佛,別人對我一切冤枉要不要洗刷清楚?不需要,洗刷清楚之後,極樂世界就去不了了,不必洗刷。我們到底是清白還是被冤枉,阿彌陀佛清楚,極樂世界人統統清楚,何必要說,要放在嘴上?這毫無意義,學佛的人不能不知道」。

  第三段話:「很多人替我不平,這都叫多事,我自己都沒有事,你們為什麼心這麼容易受外面境界影響,受外面境界的干擾?要學,你們聽到別人批評我、毀謗我、羞辱我若無其事,心裡只有一句阿彌陀佛就對了,你是真正佛弟子。你要為我抱不平還是怎麼,你是凡夫一個,你這個佛是白學了。連海賢老和尚都知道,時間久了,真相大白,問題全解決了。冤枉,哪個朝代沒有冤枉?岳飛受的冤枉,死後多少年才平反,何必要在這一時?在這一時你要替我鳴冤,你要替我伸冤,障礙你不能往生。哪一樁事大?往生事大,伸冤事小,雞毛蒜皮的小事。我受冤屈與你不相干,你老實念佛就好。所以勸同學,不要因為我的事情連累你這一生往生的機會失掉了,那就是我的過失了。我把話講清楚、講明白,我們願意接受冤枉,我覺得這個事情不是壞事,確實能幫助我消業障,增福慧」。

  上面這三段話,都是我摘抄的老法師的原話。我為什麼要摘這三段話?因緣是這樣的,前段時間有同修向我提出質疑,大概的意思是,妳是老法師的弟子,妳為什麼不站出來說話,妳算什麼老法師的弟子?聽到這種質疑,我不為所動,我心裡非常坦然,因為我知道我該做什麼,不該做什麼。如果是三年前遇到這種情況,我真的可能站出來論戰,我覺得三年後今天的我比三年前成熟了,理智了,我不再會感情用事。我覺得做佛弟子,就要聽佛的教誨,做老法師的弟子,就要聽老法師的教誨,學生不聽老師的教誨,那算什麼學生?最起碼算不上好學生吧。我二O一O年第一次去香港見師父,受益最深的一句話就是,「不和任何人事物對立」。這句話我至今牢記心中,終生不忘,這是我做人、學佛的座右銘。正像師父上人說的那樣,有時候甚至幾句話能影響一個人的一生,師父的這一句話能影響我的後半生。

  上面我舉了三個例子,說明是諸佛菩薩在代眾生苦,在救我娑婆。是不是就這幾位呢?不是的,我開頭說了,代眾生苦救娑婆的佛菩薩無量無邊,而且就在我們中間。在我的親身經歷中,我所送過的張榮珍、王洪來、齊樹傑、張福瑞、羅立秋,還有九十七歲往生的鄂玉秀老人,都是代眾生苦救娑婆的大菩薩。他們在人世間示現不同的身分,用不同的形式表法,做的是同一件事情,那就是度眾生救娑婆。他們持戒為什麼?他們吃苦為什麼?他們忍辱為什麼?為了做樣子給眾生看,而且這個樣子要做得逼真。他們來去自由,可以隨時往生,可他們一切交給阿彌陀佛,這就是代眾生苦,目的只有一個,教化眾生轉迷為悟,離苦得樂。

  讓我們對這些救苦救難的菩薩們,生起無限的感恩之心,並像他們那樣,勇代眾生苦,去救我娑婆。

  菩薩大慈悲,娑婆度群萌,勇代眾生苦,悲心遍虛空。

  常住深禪定,悉睹無量佛,遍滿十方剎,教化諸眾生。

  慚愧弟子劉素雲頂禮,二O一五年七月。

  老法師:我們讀了劉素雲這一篇報告,很喜歡。這些年她學佛確實有心得,確實把過去的一些習氣改變過來了,值得學佛的同學做參考。最重要的是,如果能向劉素雲居士學習,對你的道業一定會大有提升,大有長進。

  人生,一定要知道,過去生生世世無量劫來都在六道輪迴打滾,六道苦,像這一世這種苦難,不知道受了多少次,都忘掉了。如果不是學佛,就不能夠做深層的反省,真正在佛法上得到利益,才相信輪迴。這一生我們真是,不是千載難逢,千載時間太短了,無量劫來稀有難逢,遇到了淨宗。這個法門,尤其是在這個年代,出現大善知識,這些大善知識是誰?諸位心裡一定會想到,諸佛菩薩,不是凡人。

  我遇到的,章嘉大師、李炳南老居士,包括方東美先生,改變我一生,讓我走的這一生的道路,都是佛菩薩安排的,這是我常講的。我自己沒想到,也從來沒想過,一生接受佛陀教誨,隨緣不攀緣。普賢菩薩教給我們,隨喜功德,決定沒有攀緣我想做什麼想做什麼。我真想做的,就是天天老實念佛,求生淨土,除此之外都不是我想的。有這個緣遇到了,我想佛菩薩安排了,安排了咱們就走吧,分一部分時間,還是盡心盡力幫助別人。希望這個社會真正能夠化解衝突,大家平等對待,和睦相處。從人與人之間,家庭與家庭之間,社會與社會之間,族群與族群之間,宗教與宗教之間,國家與國家之間,都能夠化解衝突,都能夠和睦相處,平等對待,共存共榮。能走向佛法的時候,佛法是世界是一家,不但世界是一家,遍法界虛空界是一個自己,這最高境界了。佛菩薩給我安排的是走這條道路,走得是很辛苦,但是走得很歡喜,盡到我們自己一點綿薄的責任。我們是全心全力做,因為智慧、福報都不足,章嘉大師以前告訴我,盡心盡力就是圓滿功德,我們深信不疑。

  劉素雲今天這番話值得我們同學做參考,希望大家都多念幾遍,有好處,糾正我們許多錯誤的觀念,錯誤的想法、做法。學道,決定不能跟人對立,這個在佛法是大戒。佛法入門,小乘是須陀洹,初果,大乘是初信位的菩薩,《華嚴經》講十信,初信。我們現在有沒有到初信?有沒有證得初果?沒有。為什麼沒有?條件不具足。要具足什麼條件?第一個要具足破身見,我還執著身是我,這就不能證初果。第二個是對立,邊見,我跟人事物都有對立,不能證果。你看看,擺在最前面的兩條,學佛從哪裡學?就從這裡學,學無我。怎麼個學法?起心動念為別人想,我,慢慢就淡化了,淡化到無是真的。為什麼?這個我是假我,有真我,要重視真我,真我不生不滅;這個假我剎那變易,生滅法,物質現象,生滅法。生老病死,老不是突然老的,一年比一年老,知道嗎?知道。一個月比一個月的老,忘掉了。一天比一天老,一小時比一小時老,再告訴你,一分鐘比一分鐘老,止不住。所以身是假的。

  真身不生不滅,真身在哪裡?往生到極樂世界就證得真身,不是憑自己修行功夫,是憑藉阿彌陀佛四十八願的加持,往生到極樂世界就是真身。真身無量壽,真身永遠不衰老,真身身體相貌好看,不止三十二相。《觀經》上所說的阿彌陀佛的報身,身有八萬四千相,每一個相有八萬四千好,每一個好放八萬四千光,每一道光中都看到十方諸佛,在代眾生苦,在教化眾生,親眼看到。這個身相多莊嚴,我們無法想像。所以要努力,要把這個世間緣化解,惡的緣不能有,善緣也不能有。為什麼?有善緣就有情執,「愛不重不生娑婆」,這句話要記住。「念不一不生淨土」,念要專一,一門深入,長時薰修,一句佛號念到底,決定得生淨土。所以我們感謝劉素雲居士,給我們提供這麼好的心得分享。我們再看下面的。

  學生:尊敬的師父上人暨諸位老師、同修大德,大家好。

  感恩師父上人給予弟子第二一六集《大經科註》心得報告之開示。今悟道又恭聽第二一七集《大經科註》中,師父引用明朝淨宗八祖蓮池大師,勸人念佛念六個字「南無阿彌陀佛」。人家問,大師你自己是怎麼念佛的?大師答:我自己是念四個字「阿彌陀佛」。大家覺得奇怪,請問蓮池大師,你怎麼勸別人念六個字,而你自己卻念四個字?大師答:「南無」兩個字是印度梵文的音譯,翻譯成中文的意思是皈依、恭敬的意思,別人念佛未必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所以勸他們念佛加上南無比較好。南無即是皈依、恭敬阿彌陀佛,念佛還不想去西方極樂世界,對阿彌陀佛要客氣、恭敬一點。我自己念佛,這一生是決定要發願到極樂世界去,與阿彌陀佛是一家人了,一家人這個客氣話就可以免了。師父三十年前歷年在講席中,常常引用蓮池大師這個話。

  弟子記得二十幾年前在台北景美華藏圖書館任當家時,那個時候師父與韓館長每年都要到美國住半年。有一次師父、韓館長還在美國時,三重淨宗學會有幾位同修來找弟子,他們給弟子講,學會同修念佛有兩派,一派要念六字四音的,一派要念四字四音的。念六字四音這一派,說我們這個六字四音的調,是台灣一位法師到大陸蘇州靈巖山印光大師那個道場學來的,是印祖傳下來的。念四字四音這一派說,我們是依淨空老法師講經說的,我們念四字佛號就是學蓮池大師,決定要求往生的;你們念六個字的,就是還不想去西方,念六個字不能往生。兩派各有堅持,幾乎快打起來了,吵到圖書館來,請弟子給他們評評理。

  弟子當時看到兩方面都很火爆,任何一方都不好得罪,弟子就依據《觀經》、《壽經》給他們說:六字、四字佛號都有經典依據,念佛念六個字,是出自於《佛說觀無量壽佛經》第十六觀下品下生章,其人造作五逆十惡,臨命終時地獄相現,遇到善知識教他念南無阿彌陀佛,其人苦逼,不遑念佛一念十念,蒙佛接引往生西方。《無量壽經》云:「發菩提心,一向專念阿彌陀佛。」《彌陀經》云:「聞說阿彌陀佛,執持名號」。《觀經》念六字,《壽經》與《彌陀經》念四字佛號。弟子對他們講,念六字、四字都有經典依據。弟子又把蕅益祖師《彌陀要解》講的開示搬出來給他們講,能不能往生在於信願之有無,若沒有信願,縱然將佛號持到風吹不入、雨打不濕,如銀牆鐵壁似的,也不能往生。弟子依據經典、註解給他們講,只要具足信願,念六個字、四個字都能往生;若沒有信願,念六個字、四個字都不能往生。弟子建議他們要念六個字的,再去另外建個專門念六字佛號的念佛堂。原來學會就有念四字佛號的念佛堂,喜歡念四字的就留在學會,喜歡念六字的,就到念六字佛號的佛堂去。後來念六字佛號的同修,就另外去建一個專念六字佛號的佛堂,這個事情才平息下來。

  這個事情已經過去二十幾個年頭了,前天聽到師父再提到蓮池大師的公案,把二十幾年前在台北景美華藏佛教圖書館發生的事,在此向師父上人報告。恭請師父慈悲開導,諸位老師、同修大德給予指教。

  耑此,恭祝師父六時吉祥,諸位老師、同修大德法喜無量。弟子悟道頂禮,乙未六月十一夜於花蓮淨宗學會繫念法會圓滿日。

  老法師:念佛要依據經典,不能感情用事。為了爭念六字、四字,確實有這樣的人,他能不能往生?能不能往生又是一回事情,他要是沒有信,對極樂世界有懷疑,對阿彌陀佛有懷疑,不管他念四字、六字都不能往生。蕅益大師說得好,能不能往生,決定在信、願之有無;換句話說,取得往生的條件是信,真信切願,這才能取得往生。往生到極樂世界,極樂世界確實它像一個學校,真的是個學校。它不是個國家,它沒有國王,它沒有上帝,社會也沒有看到有士農工商,只看到兩種人,一個是佛,一個是菩薩,佛是老師,菩薩是學生。班級很多,同居土是小學,方便土是中學,實報土是大學,八地以上那就是博士班,它真的是這樣的。

  所以你取得了往生的條件,那就是我有信有願,我沒功夫,沒功夫是我沒念佛。只是往生的時候念了一句阿彌陀佛,第十八願講「十念必生」,十八願是講十念,祖師跟我們說的一念、十念都能往生,這講得更好了。這種人怎麼?這種人沒有功夫,生到西方極樂世界,從小學一年級念起。好!小學一年級念起,那個地方沒有退轉的,沒有留班的,年年往上升,總會畢業,他無量壽嘛。

  平常念佛念得有功夫的,這要記住,不是多少,於多少不相干,功夫,功夫是什麼?念到成片是功夫。沒有念到成片,心還是散亂的,念到成片了,心不散亂。那怎麼樣?到極樂世界就不要念小學,去念中學,這插班,插到中學去了。功夫淺深,中學裡頭也有三輩九品,大學裡頭也有三輩九品,大學裡頭講的實報土,實報土四十一位法身大士,你是哪一位?有十住,這是《華嚴經》裡面,圓教,十住、十行、十迴向、十地,這四十個位次,上面等覺,四十一位法身大士住報土,這是最高的,大學。這些都是功夫,念佛念到清淨心,經題上有,你們這個心裡這麼急躁,在那裡為這麼雞毛蒜皮小事,又沒搞清楚就吵吵鬧鬧的,這心不清淨,這是博地凡夫。如果你得清淨心,你就不會吵了,為什麼?你明白了,統統都能往生,六字、四字沒有關係。

  還有畜生往生,你看,黃念祖老居士的《淨修捷要報恩談》,裡頭講個故事。夏蓮居老居士,他念佛時有個老鼠常常跟著他,跟到前、跟到後。有一天念佛的時候,這老鼠不見了,仔細一看,他盤腿坐在那邊,那個老鼠就坐在他鞋子當中,往生了。這老鼠是念四字,還是念六字?你說牠念四字、念六字?諦閑法師給我們講,他過去在一個小廟做住持的時候,這小廟有個公雞。那個時候沒有鐘錶,寺廟裡報時完全靠這個公雞,雞叫的時候大家起床,做早課,這個公雞往生的時候也站著的。有一天,早課完了,公雞跟在最後,跟著大家繞佛,大家都離開佛堂了,牠沒有離開,牠還在轉。香燈師就跟牠講,走了,大家都出去了,你也要走了。結果這公雞走到大殿正當中,站在那個地方,面對著佛像叫了三聲,牠就往生了。叫的那個三聲是四字、是六字?前人有編了一本小冊子,《物猶如此》,我看過,統統都是畜生念佛往生的。人不如畜生。

  念佛要記住,這種鬥諍,這鬥諍堅固,不能往生。為什麼?你破壞佛法,你看,你們念佛的人爭四字好、六字好,旁邊人聽了:算了,我四字也不念,六字也不念,你們是假的,不是真的。你不把人家法身慧命斷了嗎?不可以這樣做法。念四字、六字統統能往生,你們在這裡不高興,難道往生到極樂世界,到極樂世界還要吵翻天嗎?那成什麼話?所以,念佛的目的是清淨心,清淨心就是功夫成片,清淨平等覺是功夫,就是蕅益大師講的,這是到極樂世界是哪個品位。清淨心沒有現前,這完全是帶業往生。帶極重的罪業都能往生,為什麼?因為你有信有願,能不能往生是靠信願,不是念佛。五逆十惡,臨終十念也能往生,你看看,造那麼重的罪業。現在人造罪業跟五逆十惡差不多,為什麼?破和合僧,不和,大家要爭,破和合僧這個罪是跟五逆十惡是平等的,我們要知道。我們求的就是清淨心,清淨就得萬緣放下,施好,不施也好,不要放在心上。放在心上,心被染污了,哪來的功夫?佛白念了。

  再向上提升是事一心不亂,事一心不亂品位高了,位子低的是方便土的上品上生,位子高的是實報土,四十一位法身大士。理一心,理一心是大徹大悟、明心見性,他直接到報土去,他不在同居土,不在方便土,他到實報土去了。他那是覺而不迷,大徹大悟,雖然破了無明,還有無明習氣,無明習氣重的,生的品位就低,無明習氣輕的,品位就高,四十一個階級。這個我們統統搞清楚了,於人不對立,於事也不對立了。

  那我們要問,這個人他不是學佛的,他信基督教、信天主教,他能相信西方有極樂世界、有阿彌陀佛,他要發願往生能不能去?能去,他具足條件,他臨終的時候念個一聲、二聲佛號,他就能往生。記住,畜生都能往生,何況是人!可別開玩笑了,這些戲論、爭論都是開玩笑,這個玩笑開大了,把自己這一生往生的機會失掉了,真叫可憐,真叫愚痴。所以如果沒有搞清楚、沒有搞明白,多聽經、多念經,對你有幫助,念《無量壽經》、聽《無量壽經》,或者黃念祖老居士的集註,註解,多看註解,多聽經,把這個問題統統解決了。

  道師這份報告也值得我們,這些事情有,不但有,還常有。記住祖宗講的話,「若要佛法興,唯有僧讚僧」,你們同是念佛法門,同修淨宗,還互相爭執,這個極樂世界去不了。你要問阿彌陀佛,阿彌陀佛叫你過幾天再來吧,為什麼?怕你把極樂世界吵翻了。好,我們看底下一位。

  學生:尊敬的師父上人,尊敬的諸位法師、諸位大德仁者,阿彌陀佛。慚愧凡愚弟子妙音,今日恭敬匯報的主題是「因果可畏,念佛貴及時」。

  半個多月前,弟子的父親無意中發現自己的背部長了一個腫塊,到醫院檢查後被確診為胰腺癌轉移,已無法進行手術,壽命所剩無幾,隨時有走的可能。這個噩耗來得很突然,所幸的是,弟子的母親在前幾年觀看過「傳統文化論壇」、「山西小院」、「和諧拯救危機」等光碟後,對師父上人提出的「四好」、對誦經念佛的功德深信不疑。因此對父親罹患癌症的噩耗能夠樂觀接受,並堅定的提出要陪父親一起誦經、念佛。

  弟子過去也常常勸導父親放生、誦經、念佛,父親雖不反感,有時也照做,但內心並不真當回事。這次患病後,弟子先是給父親打氣,列舉了很多懺悔、念佛後絕症好轉的例子,在父親生起信心後,弟子陪父親一起觀看因果報應的光盤。以往看這類光盤,多半覺得在看別人的故事,關聯性不強,警覺性也不高,看過了就過了,沒往心裡去。這次自己身患病苦了,再看這類光盤,觸動了父親的內心。父親自己感慨年輕時殺生太多,手段殘忍,才會招致今天的果報,並希望能夠把他自己的慘痛教訓懺悔出來,警示來者,不再步他的後塵。

  甲、殺生

  父親年少時,家附近有一個水庫,每年雨季時,會有很多魚逆水游上河溝。那時父親就時常去捕魚,多的時候能捕半水缸,甚至一水缸,掏出的魚子用大盤子可以堆尖尖的一盤,像座小山,真是不計其數。

  除殺魚之外,父親還殘忍殺害過鱔魚、青蛙(田雞)、鴿子、雞、豬等各類眾生。殺鱔魚時,先拿起鱔魚,將鱔魚的頭部猛烈的撞擊在木板上,把鱔魚撞暈,之後就把鱔魚的頭部釘在釘子上,開腸破肚、剔骨、抽腸、割肉。殺害青蛙的手段更加殘忍,從肚皮上劃一刀之後就活生生掏肚剝皮,被剝皮後的青蛙菩薩還會動,放在盤子裡有時還往外蹦,父親就殘忍的把青蛙菩薩的腰折斷,這樣牠就蹦不了了。殺害鴿子時,是先把牠的頭悶到水裡,悶死以後拔毛、開腸破肚。殺雞時,除了通常的步驟,父親還會加上一步,把雞菩薩的腳割斷、分解肢體。鱔魚、青蛙、鴿子、雞菩薩等等眾生,所經受的那種痛苦真是無法想像。

  由於殘忍殺害眾生,父親也受到了相應的罪報:(一)一九八六年,弟子八歲,父親背弟子跳一條小水溝,不小心扭到腰,當時疼痛難忍,後來雖然在多方尋醫之後有所好轉,但腰疼的毛病跟隨父親一輩子,至今未愈,十分難受。(二)從一九九五年開始,父親時常覺得頭暈、頭悶,好像戴上了一頂無形的厚厚的帽子,吃了很多藥也不見效,當時父親甚至覺得可能將不久於人世了。二O一一年,父親的頭髮又詭異的大量脫落,幾乎掉光,重新長出來之後全部變成白髮,以至於當時有不相識的人問父親是不是已經八十歲了。(三)從一九九六年起,父親的嗅覺突然失靈,聞不到任何味道,鼻炎也愈來愈嚴重,連呼吸都幾乎不能進行,只好到醫院進行鼻炎手術。手術後呼吸問題雖然暫時得以緩解,但嗅覺一直都沒有恢復。(四)從二OO五年起,父親還一直受皮膚問題的困擾。父親的雙腿,從腳踝到膝蓋,皮膚上長滿了紅色斑點,看起來像皮下出血,過一段時間就變成紫黑色,到多家醫院就診,既不能判斷是什麼毛病,也不能開出有效的治療方法。除此之外,父親雙腳的腳掌邊緣經常開裂,裂縫很深,一走起路來就疼痛難忍,父親塗抹了各種防止皮膚皸裂的藥膏,但是效果都不佳。

  父親說,他以前常常埋怨,覺得自己很倒霉,跳一條小小的水溝,就落下了終生的毛病,還盡遇到一些奇怪的,連醫生也解決不了的問題。現在父親明白了,他所承受的所有病痛都是殘忍殺生的果報。父親殘忍折斷青蛙菩薩的腰,自己就腰疼一輩子;父親把鱔魚的頭部在木板上撞暈,然後釘在木板上,自己就頭疼、頭悶,頭髮全部脫落、變白;父親活剝青蛙皮,自己的皮膚就出血斑;父親殺雞時總愛割斷雞腳,自己的腳就出裂痕,劇烈疼痛;父親殺鴿子時將其溺死,自己就嚴重鼻炎,呼吸困難,嗅覺失靈。不讓別人呼吸,自己能呼吸嗎?自己的病痛和自己帶給眾生的痛苦一一對應,這不是因果報應是什麼?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,作善得福,作惡受報,一切都是自作自受。

  乙、不孝

  除了殺生,父親反思他自己在孝道方面也欠缺了很多。父親是家中的長子和獨子,父親說,做為兄長,他不僅沒有為四個妹妹做出孝親的表率,相反,在孝道上欠缺了很多很多。二OO九年底,弟子的爺爺糖尿病併發症發作,臥床不起。做為長子,父親沒有提出接爺爺到家中照顧奉養,而是和弟子的四個姑姑一起輪流照顧爺爺,每人一個星期,除了輪到父親的那個星期,父親很少主動去看望爺爺。父親在家並不是做什麼有益的事情,而是每天打麻將消遣娛樂。有時候母親也看不下去,催促父親去看望爺爺,父親不僅不聽,而且還生氣。有時候姑姑們也說,爺爺望子心切,希望父親做為兒子能多回去看看爺爺。每次聽到這樣的話,父親就翻臉生氣,氣沖沖的說:「兒子怎麼啦,兒子也沒有比女兒多佔什麼好處。」後來姑姑們都不敢說了。二O一一年底,爺爺過世,在守靈的那夜,那本來是最後一個陪爺爺的機會了,應該好好陪爺爺最後一程。可是父親不是這麼想,父親和弟子的幾個姑父分班輪值,到約定的時間姑父們沒來,父親還生氣的打電話責備姑父們。

  弟子的奶奶尚健在,年逾八旬。父親也是一樣不主動關心,每個月只有月底一天回去看望奶奶,平時除非姑姑打電話說奶奶病了,父親基本上是不主動回去看望奶奶的,每天在家也是打麻將消磨時光。除此之外,父親對姑姑們在生活上的主動關心和照顧也很少。

  父親說,以前他不認為這樣對待老人有什麼不對,大家做為兒女,一起平均承擔對老人的責任;現在明白因果了,明白道理了,才知道自己虧欠了很多,感到很慚愧。而現在自己身患絕症,也正是種種惡業的現世罪報。

  《無量壽經》說,「惑道者眾,悟道者少,各懷殺毒,惡氣冥冥,為妄興事,違逆天地,恣意罪極,頓奪其壽」。又說,「世間諸眾生類,欲為眾惡,強者伏弱,轉相剋賊,殘害殺傷,迭相吞啖,不知為善,後受殃罰」。父親殘忍殺害眾生,在孝道上虧欠老人,現受種種惡報,正是「頓奪其壽」,正是「後受殃罰」。

  丙、念佛貴及時

  弟子過去常常勸父親念佛,但由於弟子自己做得也不夠好,因此不能感動父親,父親口念心不念,敷衍了事。現在父親身受病苦,對於業因果報真正相信了,開始吃素,並下決心永遠不再殺生,也開始相信阿彌陀佛,肯真心念阿彌陀佛。但父親現在實際的情況是,惡業蔽障太深,雖肯念佛,但常常丟失,甚至是一轉念就丟失了。就好比一個人深陷泥潭,雖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但是自身體力已經太虛弱,稻草在手中很難牢牢抓住,隨時都有鬆手的危險。正如自了法師在「日暮途遠」報告裡提到的,「如果對這個法門不珍重,靠不定、靠不穩,那就不免糊裡糊塗錯過去了。從早到晚,隨隨便便,無所事事,晃晃悠悠,幾年一晃就過去了,到後面疾病纏身,臥床不起,口裡想念也念不出,心裡想緣也緣不了,這個時候後悔已經晚了,機會錯過去了」。父親現在正是這種想要緣但很吃力的感覺。

  淨土法門難信易行,彌陀聖號功德不可思議,第十八願「十念必生」,只要真信、真願,連造作五逆十惡重罪的眾生也能十念必生。這也許讓有的人生起僥倖心理,認為往生淨土太容易了,平時的造作沒有關係,靠臨終十念就可以了。《無量壽經》第四十五品說,「若聞佛號,心中狐疑,於佛經語,都無所信,皆從惡道中來,宿殃未盡,未當度脫,故心狐疑,不信向耳」。《阿彌陀經》也說,「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」。可見,若「宿殃未盡」,則很可能「未當度脫」,因此也就難真信、真願。而造作惡業正是宿殃未盡又添新業,正是大大破壞善根福德,又怎麼能夠以多善根、多福德、多因緣得生極樂?因此,念佛貴及時,早一刻認真念佛,便早一刻少造惡業,也便早一刻積累善根福德。正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,沒有說可以停留在原地不動的,不是在積累善福,便是在造作惡業,不是向極樂世界邁進了一步,便是向三途惡道接近了一分,可畏可怖!

  以上是慚愧凡愚弟子妙音整理的父親的懺悔,父親真誠希望諸位來者能夠以他為教訓,不再步他的後塵,斷惡修善,及時念佛,早生極樂。不妥之處望尊敬的師父上人、尊敬的諸位法師、諸位大德仁者批評指正。慚愧凡愚弟子妙音頂禮叩呈,二O一五年七月二十日。

  老法師:我們讀了妙音居士的報告,說明她父親造業受報的真相,非常值得我們警惕。這就是她父親現身說法,劉素雲居士講的表法,菩薩來的,一定是用身行言教做出來給大家看。像她父親這種行為,現在的年輕人多,不是少數,不相信因果,不相信報應,不相信鬼神,不相信有來世,等到自己果報現前的時候後悔莫及。她的父親難得,有這麼好的兒女,兒女學佛,在這個時候提醒他,他相信了。他在沒有感受到報應,提醒他,他不相信。得到重病了,知道來日無多,又想到三途可怕,這個時候回頭來得及來不及?來得及。只要真回頭,真有信心,佛菩薩沒有妄語,佛菩薩沒有戲論,戲論是開玩笑的話,沒有。經裡頭字字句句都是真實語,我們要相信,尤其是《無量壽經》夏蓮居會集的這個本子,我們遇到了。

  會集,有很多人反對,認為不可以,這是錯誤。很難得,宏琳法師舉出許許多多的例子,從佛法傳到中國,開始翻譯的時候,就有會集這個做法。那我們知道,第一部經翻譯的,《四十二章經》。《四十二章經》句句話是佛說的,不是一次說的,是在一切經裡頭,這裡抄一段,那兒抄一段,那就是會集的。頭一部就是會集本,哪有不能會集的道理?在那個時代不是叫會集,叫合經,合成的。所以會集是有例可援的。

  會集裡頭最重要的是不能改動經文,這個太重要了。你改動,經文是佛說的,你怎麼把佛的話改動了,變成自己的?這個才不許可,不是不能會集,不能改動。古時候翻經的時候,會集還有改動,那都是高僧大德,都不是凡人。早年,我對於翻譯總是有懷疑,哪能翻得那麼好?我說我們舉例子,我們在學校讀書時候,讀一篇古文,把古文翻成白話文,每個同學翻得都不一樣。可見得翻譯的人,仁者見仁,智者見智。怎麼可能?老師告訴我,過去翻經,這中國人有福報,感應佛菩薩來示現,位子最低的都是三果,小乘阿那含以上的,羅漢、菩薩他們來擔任這個工作,不是凡夫。我們想想有道理,佛菩薩示現在人間,示現種種不一樣的身分。

  妙音居士的父親也許就是菩薩示現,做反面教材,讓我們在他身上活生生的看到因果報應,這才真正相信,真正恍然大悟,不敢再作惡,這就是度化眾生。所以這篇文章多傳,這個有好處,她父親所示現的這個罪業愈來愈輕,福報、智慧愈來愈長。這才是真正學佛,這才是真正孝養父母。所以這是好事情,要宣揚,讓大眾都知道。後面還有一份。

  學生:《科註》學習班心得報告。尊敬的師父上人,尊敬的諸位法師,尊敬的諸位大德同修,大家好,阿彌陀佛。慚愧學生開熏,今天向大家恭敬匯報的內容如下:

  近段時間聽經學習,感觸最深的是聽師父上人在講經中介紹到自己學佛的經歷,給學生很大的啟示,端正自己學習的心態,明確我們的人生方向。

  一、真正好學求道的心感得善知識

  每每聽到師父上人講到當年求學的經歷,都是當作在提醒我,端正我學習的心態,心裡滿是慚愧與感佩。

  師父上人講到從小遭受的種種苦難,因此而失學,想學沒得學,那種求學的心不滅,於是毛遂自薦,寫了一封信,一篇文章給方老師。因為那分真誠、恭敬求學的心,感動方老師,真的想學,老師絕對不會放棄,一個人也教,而且不收一分錢學費,師資道合,感動並激勵著學生的心,內心無比慚愧。遇到好老師不容易,好學生更難得,期許自己認真努力,一定要懂得在尊師重道。

  二、師父上人跟隨章嘉大師學習給學生的啟示

  方老師把佛法介紹給師父上人,章嘉大師幫助師父上人奠定學佛的基礎。聽師父上人講到跟章嘉大師學習時的經歷,有兩點收穫:第一是教導學生要放下浮躁,要以真誠心、清淨心、恭敬心來接受善知識教誨,才能得真實利益;第二點對學生感觸最深,幫助自己明確人生方向,幫助自己怎樣修學。

  章嘉大師跟師父上人講到:「你學佛了,首先要認識釋迦牟尼佛,如果對釋迦牟尼佛不認識,或是認識不夠,你會走彎路,你會遇到許多困難,所以你首先要認識釋迦牟尼佛。」教師父上人去讀《釋迦方志》、《釋迦譜》。讀完之後,才真正搞明白,原來釋迦牟尼佛是個教育家。他十九歲離開家庭,放棄王位的繼承權,放棄宮廷裡面榮華富貴的生活,日中一食,樹下一宿,天天托缽乞食,去做苦行僧。印度當時所有的宗教、學術他都學過了,學了十二年,但是不能幫他解決問題。三十歲那一年放下了,到畢缽羅樹下去入定,這才大徹大悟、明心見性。十九歲離開家庭,是放下煩惱障,學滿十二年,放下了,是放下所知障,二障放下了才大徹大悟、明心見性。開悟之後就開始講經教學,講了一輩子,一天沒有中斷過。

  佛陀的一生為我們表演怎樣成佛,為我們做出最好的榜樣,這一生得人身,聞佛法,現在又出家了,就應該學習釋迦牟尼佛,走釋迦牟尼佛的路。學佛就是要做一個覺悟的人,明白的人,明白宇宙人生的真相,才能得到真實的利益,才能得到人生最高的享受,才能利益眾生。看佛為我們表演的,放下世間的一切享受,放下欲望,沒有一絲毫的牽掛、憂慮,隨遇而安,隨處教化,一生奉獻給眾生,多麼自在快樂。

  師父上人經常教導學生,要老實、聽話、真幹,要我們學習海賢老和尚,老和尚真幹,也是幹了一輩子。往生那一天,白天還在地裡幹了一天的活,都沒有休息,晚上往生了,為我們表演得淋漓盡致。所以我也要像老和尚學習,不能怕苦,不能怕累,要好好改自己的過失,提升心境,學習不隨外境干擾,抓住一句佛號,信願念佛,求生淨土。

  以上是慚愧學生開熏粗淺的學習報告,錯誤之處,請求尊敬的師父上人、諸位法師、諸位大德同修慈悲批評指正。學生樂意接受,至誠頂禮感恩。阿彌陀佛。

  恭祝尊敬的師父上人,法體安康,六時吉祥,久住世間,光壽無量。慚愧學生開熏頂禮敬呈。

  老法師:開熏的學習報告講得很好,但是要做到,你就會有成就。一般沒有成就的多,為什麼?現在的社會環境,大家都知道,是過去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這麼樣的混亂。這種混亂是人為的,已經成了這種現象,我們想迴避也無法迴避,唯一的方法,守住自己,這要有恆心,有毅力,不被外面環境干染,我們才能夠立足。這個,這要真正好老師、好的同參道友,才能幫上忙。這些都是緣分,緣分可不可能遇到?答案是肯定的,只要你有誠,真誠感動佛菩薩,佛菩薩來為你示現。為你示現的時候你不知道,到你心地清淨了,你就恍然大悟。悟到什麼?原來這世界是個大舞台,在那裡表演的人,男女老少、各行各業全是菩薩在做戲。這個時候你受用可大了,無論出家在家,學佛都能成就。

  在家出家是緣分,當然,現在佛法走向存亡繼絕的關頭,我們真正明白了,應該怎麼辦?像章嘉大師講的,出家。那麼你已經出家了,很難得,出家什麼?要跟著釋迦牟尼佛,走佛的路,造佛的業。佛一生走的路,佛所造的業,也就是業就是事,事業,釋迦牟尼佛一生幹的什麼事業?教學,除了教學還是教學,沒做其他的事業,就是做教學。要學釋迦佛,那你就得發心出來教學。教學,怎麼樣才學成功?誠,印祖說得好,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,你有一分成就,十分誠敬你就有十分成就。要聽佛的話,佛的話在經典裡頭,一定要選一部經終身受持,堅固,守定了,一門深入,長時薰修。經典太多了,我們沒有好的老師指導,沒有好的修學環境,一門容易成就,學多了,難!劉素雲居士一部《無量壽經》,胡小林居士一部《大乘起信論》,都是十年,十年成績現前了。他今天講《大乘起信論》他能講透,別人沒這個功夫,他真下了十年功夫,在這個《起信論》上有悟處。真落實到生活、落實到工作、落實到處事待人接物,正法,不是假的。

  所以,一部經,一句佛號,放下萬緣,念茲在茲就行,這樣才真正報父母恩,報老師恩,報佛恩,報眾生恩。現在的佛教,走這個路的人不多,走這個路的人必定得三寶加持,即使有困難,會突破的,能過得來。受一點苦是消罪業,消業障,也是表法給別人看,利益是多方面的。要認真學習,要努力的學習。今天時間到了,我們就學習到此地。